您好,欢迎光临屯溪教育网!
当前位置:首页 > 师生园地 > 教师之窗

微信 微笑 微进步

我的德育案例

日期:2017-08-28    作者:张海燕   来源:大位小学    阅读次数:   字体:[] [] []

2月21日早上,阳光明媚。孩子们心情如同阳光般灿烂,他们期待着大课间时刻到来,期待着尽情半小时的运动与游戏。

张峻然也不例外,他兴致勃勃地站在队伍中,排着队翘首以待“丢沙包”活动的开始。你丢我捡,男女比赛,各个兴趣盎然。可轮到张峻然丢时,他没有丢进格子中,我当然立即宣布“男生输一局,8:9。”只见他的脸顿时由晴转阴,满脸的不高兴还小事,当再次轮到他丢时,老师耐心劝导,不理;同学讨好式给他沙包,不睬;好朋友安慰他,头一扭......

那可咋办?我心中想:仅仅是因为刚才输了一局,我公平的评判之后,他就这样发脾气了吗?---------因为,他是一个特殊的孩子,父母长期在上海打工,成为留守儿童的他一直在奶奶身边长大,听奶奶说:孩子曾在幼儿园时期非常怕老师,有时不愿意上幼儿园,他本身不爱说话,性格较为内向。那老师对他太凶,让他感到害怕,拒老师于千里之外,不愿意和老师沟通交流。所以从我得知他的这种情况那天开始,我平时总是微笑面对他的点滴进步——当他上课坐得端端正正时,我则以他为榜样:“你们看,张峻然坐得多端正,第2组因为他加一颗星。”当他难得一次举起小手回答问题时,我必然把机会给他,鼓励他大声回答,他回答对时,我说:“张峻然上课专心听讲,回答的答案也完全正确。”当他回答有欠缺时,我则说:“声音真响亮,语言说的也很清楚,如果能说完整就更好。”但不管怎样,我都奖励他一朵花,给他以微笑的肯定,眼睛里充满了表扬的神情。此时,虽然看不出他有别的孩子那般受表扬后的神采风扬,眉飞色舞,但从他“腰挺直,头摆正,手放好”的上课姿势能看出他对于我的微笑,肯定的眼神是认同的,接纳的。我总感觉我的爱心、真心相待抚慰了他那颗需要特别关爱的心。

一学期下来,除了沉默寡言,不善言辞,不理睬师生,并没有发现张峻然有什么特别与众不同的地方。但今年刚开学没几天,怎么就这样了呢?随着上课铃声的响起,我的思绪被打断,当其它学生整队回教室时,他则岿然不动,独自站在操场上,与大树为伴,我去劝了他一次又一次,依然歪着头,不理不睬,我行我素!此时的我,一个担任多年班主任的我感觉无能为力,心中不免失落极了。只好打电话请他奶奶前来帮忙解决。历经半个小时左右,他终于肯进教室,一波情绪终于静下来。

在接下来的几天上课时间,我有心留意观察他,发现他做事情有些磨蹭,例如上课写生字动作很慢,导致打了下课铃也没写完,让他留下来写,他趁我不注意偷偷理好书包也整队回家了。当我课上巡视学生书写生字的时候发现他有错时,我给他指出,准备帮他擦时,他则迅速夺回橡皮自己擦。还有一次,我帮他擦掉了,他就索性坐在位置上不动笔了,任我劝告,任我摸他、鼓励他,可无济于事!

孩子接连几天的反应让我挂记于心,也让我忧虑忡忡,留守儿童与父母聚少离多,刚刚春节过完,可能是心理上不适应,舍不得父母离开吧!缺少父母关爱的孩子此时内心焦虑、紧张,缺乏安全感,所以开学以来性格变得内向、敏感吧!此事让我内心波动较大,直到有一天听到黄山交通旅游广播台上讲:热心人士去乡下关爱留守儿童时,用微信视频让一个偏远乡村的孩子们和远在他乡的父母聊天。我顿生灵感,我也这样去尝试和张峻然打交道。

于是,在一个周二的大课间活动,我有意地兴致勃勃地跑到他身边,悄悄告诉他妈妈打电话来,轻轻拉起他的小手跑向无人的办公室,(其实,是我打开微信视频联系他妈妈的)。当看到妈妈的面孔时,我发现他的眼神道出了许多不可思议,我故意说:“妈妈想你了,打电话来了,你和妈妈说说今天在学校的情况吧!老师带同学们上大课间了。”(我是给他和妈妈独自交流的空间和实践,怕我在场他会闭口不言。)等我回来,他已挂断电话,我也不知效果如何。接下来第二天,第三天,我还依旧这么做了,除了和他妈妈约好明天9:30妈妈还要打电话来,并且我也留在办公室,抱着他一起视频,时而肯定他今天上课举手回答问题了,时而表扬他昨天作业得了笑脸,把孩子的在校情况反馈给妈妈。妈妈的及时肯定此时如春雨般滋润着孩子的心口。这一小小的举动,坚持了四天以后,我惊奇的发现他看我的眼神,不那么敌意了。有时接电话声音也响亮了,甚至还会发出“咯咯”笑声。

微信视频的灵感举动正起到了积极的作用,融洽了师生感情,填补了母亲与张峻然之间的鸿沟,有力地促进了孩子的身心变化。

接下来的日子里,我上课多关注他的学习动态;课下多接近他,了解他的生活,思想变化及交友情况,用心去爱他,用情感去感化他,千方百计从感情上弥补他在家庭里的缺失,例如:批改作业时,注意他的书写比前面稍有进步时,除了画上一个大大的笑脸,而且用心在旁边写上“老师好喜欢你的字”!“你越来越棒”等赞赏性语言。记得又有一次,我注意他单元测试速度较快,就悄悄走到他身边,给他一朵小红花贴在手上,鼓励他坚持做到最后一题。没想到,他那次测试竟然得了全班第一名,我有意把98分打得大大的,并在旁边注上“字笑了。”在发考卷时,大声宣布他的成绩,让同学们给他鼓掌,并让他站在讲台上,拍下他那手捧“98”分试卷的灿烂笑容。课后,并把照片上传给她妈妈,让妈妈以他为豪。

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关爱,他变得不再犯有情绪现象,变得不抵触师生,愿和我交流,愿和同学一起游戏活动。特别是那一次他的小小举动让我印象最深:当我选4月份语文组长时,建议孩子们自己举手,当其他孩子纷纷高举小手时,我意外发现他的右手动了一下,一秒不到的时间他就收回了。我立刻把肯定的眼神抛给他,问他愿不愿意当组长,组长也是班干部,可以为大家服务的。他轻轻地点头之后,我还当着全班同学的面夸他上次考试第一名,最近作业书写有进步,为他树立榜样形象,让小组同学向他学习。

自从当上了语文组长,后来听奶奶说在家有时津津乐道说起收作业的事。而我会利用每次组长交作业的时机,摸摸他的头表扬他,竖起大拇指讲他做得好,拿出一颗糖悄悄塞给他,告诉他不要给其他组长看见......


 

分享到: